搜索

这些校园暴力受害者,选择不原谅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1844|回复: 0

159

主题

184

帖子

1188

积分

酒 鬼

Rank: 5Rank: 5

积分
1188
扫一扫,手机访问本帖
发表于 2017-7-7 17:3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上一次网络舆论大规模讨论校园暴力,应该是去年中关村二小事件发生时。当时涉及到家长、学校、教委乃至整个国内教育问题,于是乎媒体和公知们都抓住不肯撒手,各种观点刷过朋友圈。一霎间,有种错觉,大家终于把救救孩子提上日程。

然后,没有然后了。这件事热度过了,校园暴力却依旧进行,反倒是人们对这类事件不再敏感。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,6月底延庆中学发生过校园暴力,7名学生逼迫同校学生厕所吃屎,更别提河南伊川某中学单亲女孩被扇21个耳光,以及初中女生被同学性侵的消息。

可能,人们期待从校园暴力新闻中获得的,是一种带有猎奇性质的谈资。微博评论里总有人等着这样的话题,来抱怨这是最坏的时代,好在自己岁月静好。

我们不能计较孩子犯了错,也不希望因为这些事情,毁掉他们后面几十年的人生,但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却始终是必修课。孩子太小不懂事,没关系,家长还不懂教吗?

别总把这些事情当做孩子间的玩笑,觉得无伤大雅,期望时间冲淡一切。我们总想看到美好结局,想让当事双方握手言和,一笑泯恩仇,但现实是出悲剧,这些美好念想往往会被打碎。

为了证明这一点,我特意采访了几位遭受过校园暴力的人,弄清楚他们的遭遇,并问了问他们是否真能在多年后释然。

匿名者

媒体人,24岁

我痛恨小学,以及小孩子。他们和单纯无邪,天真烂漫扯不上太大关系,学校里面也只有势利眼的老师,和见风使舵的学生。

我一直是个内向的人,小学时程度尤其严重。开学第一天,学生轮流上台自我介绍,我是最后一个。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,紧张害怕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最后哇的一声,哭了。

一个这样性格的孩子,很容易成为被人欺负的对象。我只记得,每到下课时,都会有人追着我打,我在前面拼命跑,他们在后面哈哈大笑。还有一次,在上体育课,站在后面的男同学,叫我回头,紧接着把土和鼻涕塞进了我嘴里,然后问:“好吃吗?”当时太小,根本不知道这叫做被欺负,还想着可能玩游戏开玩笑就是这个样子吧。真傻。

后来事情有了转机,过上了一段太平日子。一方面,小孩子天天这么玩总会腻,另一方面,班里来了两个新同学,因为都处于班级边缘,我们三个人成了朋友。但,呵呵,后来证明这种朋友关系只是我一厢情愿。

可能小孩子都有暴力癖好,我那两位“朋友”平时最爱干的是欺负低年级同学,仗着父母都是在校老师,以及学习成绩还不错,从没被班主任责罚过。

有一次,我实在看不下去,帮着被他们欺负的小男孩说了几句好话,结果被恶狠狠掐了一下,猛推下楼梯。之后我这两位朋友开始联合班里其他同学,有时候动手,更多时候是语言暴力,嘲笑我的穿着,嘲笑我考试成绩,嘲笑我家庭条件,骂我蠢猪、笨蛋、穷鬼。

那时候忽然发觉原来自己一直被人孤立,被人欺负。心里特别难过,总闷闷不乐,害怕上学,和父母装病。大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不再相信朋友这回事,每天下课不再主动和谁说话,离同班同学越远越好,就一个人沿着操场一圈圈走,直到上课。

后来小学毕业,进入初中,高中,乃至大学,我不知道该形容自己足够幸运,还是环境变得正常,再没被人欺负过,交了些朋友,性格也慢慢开朗起来。

但我依然不愿意和人走得太近,也学不会如何和人保持一个亲密关系,总在担心和害怕。所以很多时候,我宁愿自己一个人,与其承担亲密关系带来的伤害,我更愿意付孤独的代价,至少我知道,我是安全的。

匿名者

学生,19岁

我永远没办法忘记初中,我在那第一次认清了自己的性取向,也在那第一次遭受校园暴力,见识到人心能险恶到什么程度。

当时,我刚刚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和别人的不一样,朦朦胧胧喜欢上同班同学,总有意无意找机会接近ta,但一直把这些当做秘密。

直到一天,同桌忽然问我,你是不是喜欢XX。我没否认,想着和同桌关系一直不错,就把秘密告诉了ta,并要求ta保证不要和别人提起。ta确实没和任何人提起过,但却开始用这个秘密威胁我。

起初只是要求我帮ta写作业,帮ta考试作弊,后来慢慢演变成拿走我的零花钱,拿走我新买的文具。如果我表现出任何不满,或者有任何反抗的意图,ta就要挟说要把我的秘密告诉给我暗恋的那个人,或者掏出藏在书包里的水果刀,威胁说一刀捅死我,还要让ta那个当社会混混的哥哥杀我全家。

熬过一年,上了初三,学校要求统一住校,很不幸,我和他分到了一个宿舍。帮ta打洗脚水,帮ta洗衣服常发生。当时觉得这些都还只是小事,忍一忍总能过去,老师或其它同学问起来,我也就笑笑,扮演乐于助人的角色。

可最终我还是崩溃了。在某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宿舍时,ta做了一件至今让我觉得羞耻的事。没有什么大快人心的结局,我没和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。该怎么提?我不知道。

ta从此收敛,担心我把这件事说出去,并在很多莫名其妙的场合,向我认错,乞求原谅。我没办法原谅他,我恨他,更恨我自己。“时间会抚平一切”,说这句话的人,一定从来没受伤过。

匿名者

银行柜员,30岁

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,我高中时有一次跨省转学的经历。那时候我不仅要应付一大堆地域差异,还得想着怎么融入那个已经固定了的班集体。结果我很失败,还成了被整个班级攻击的对象,应该算是你们口中的校园暴力受害者。

刚进班级没几天,我就听到同班同学背后议论我,向别人介绍我是外省来的婊子。然后陆续开始,我的作业本、试卷会莫名其妙得失踪;我的凳子看上去一切正常,但坐上去立马散架,人摔在地上;桌子抽屉里经常放着全班的垃圾;新发的教科书前几页被人撕掉。

最开始我生气,找人对质,对方要么不承认,要么一脸坦荡,“对啊,就是我,你想怎么样?”除了从桌子抽屉里清出更多垃圾外,我还能怎样。我也不得不变得“聪明些”,我啪唧一屁股坐在地上,我不生气,我和他们一样哄堂大笑。在面对这些暴力伤害时,你越反抗,他们越觉得有意思,越想欺负你。

但即便这样,也还是会有人将气撒在我身上,或者把错误扣在你头上。同班女生追隔壁班男同学,男同学不答应,随口编了个理由,说喜欢坐在我们班中间靠窗的那个女生,也就是我。

女同学暴怒,一伙人杀回班级,把我拉进厕所就开始扇耳光。当时来不及问清楚到底发生了啥,只觉得世界嗡嗡响。接着要扒我衣服拍照,我不肯,开始胡抓乱挠。最后闹到学校,我俩被通报批评,一人一个警告。

我在班级里风评变得更差,说我不讲规矩,不懂做人,什么事情都要和老师学校讲。最后无奈,我只能留级转回原来的学校。

你现在听我说这些事情,可能觉得稀松平常,哪个学校没点恶作剧。但就是这些“恶作剧”,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觉得无助,开始自我怀疑,甚至到最后自我否定,认为自己真就是不懂做人,注定这辈子无法成功,不能翻身。

你问我现在是否原谅他们?我现在能把这段经历说出来,还这么轻松,是因为我过来了,我知道在这段经历里我没做错任何事情,而不是我原谅了他们。我甚至会期待,有一天他们的孩子也会被欺负,并和我一样哭到嗓子发哑。

上面这些只是我采访到的一部分人,还有一部分,他们的经历更为糟糕,不亚于那些被报道的新闻当事人,但我不想在这里卖惨,也不想让太多曲折故事影响到这篇文章的初心。

这些人匿名接受采访,因为他们不愿意顶着校园暴力受害人的标签,受人可怜,博人同情;这些人又再疼了一次,因为他们想让人知道,校园暴力远比大众想象得更严重,而孩子的事情,终究不是孩子的事情。坏人也是从小长到大的,有些错误一旦犯下了,不应该因为年龄和阅历问题就免于承担责任。

校园暴力最可怕的一点也正在于此,当事人年纪都还太小,这些伤害一旦造成就无法逆转。不对他们未来人生造成太大影响尚且困难,更别要求孩子能当什么都没发生,转眼间又手拉手做朋友。原谅,连成年人都很难做到的事情,何苦奢望孩子能轻易学会?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版权所有:中国酒城网          备案信息: 蜀ICP备08104608

Powered by Luzhou.net! X3.2 Tamplate By 中国酒城网  © 2008-2016 Luzhou.Net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